安亚郗

寂静·欢喜:

2013-11-26  霓裳天空

临行前,发完告别的邮件,便匆匆忙忙赶回宾馆打包。抬头的刹那,楼宇间透过的温暖的光,瞬间照亮灰暗的情绪。回到房间拿起已经电力告警的相机,爬到十八楼的顶层,奇迹般推开了锁着的天台的木门,尽情沐浴如瀑的灿烂的光芒。

踏浪云飞扬:

《醉美夕阳红》。在黄昏时分,来到澳洲新南威尔士州Central coast的Long jetty,准备好好拍摄夕阳和晚霞,天公作美,竟然还出现了火烧云,当我正看得入神时,发现木桥上出现一个美妙时刻:一对年轻的夫妇,推着他们的宝宝,在壮观的落日和火烧云映照下,正在桥上漫步,此情此景是何等的温馨,何等的浪漫,就连夕阳也醉了,这么浪漫的一刻必须将它定格。

骑猪闯天下:

【伊斯坦布尔(三)】突厥化的面孔

很多土耳其人看上去很像咱们这边的新疆人,可是维基百科上说:”土耳其人只有很少突厥血统,多数是安纳托利亚的希腊人、亚美尼亚人、库尔德人、阿拉伯人与波斯人,以及古代的赫梯、吕底亚人与后来巴尔干半岛的居民。但在文化心理认同上(一部分强行突厥化),土耳其人普遍接受自己是突厥人。“在聊天中感觉不少土耳其人认为自己是成吉思汗(Genghis khan)的后代,他们所指的是铁木真或是其他大汗,我就耻于自己对那段历史的无知以及对这个领域英文单词的贫乏,不能深究了:(

我始终认为人是城市的灵魂,把他们放在城市空间里,城市有了灵魂,而人也有了活力,因而我很少去打搅他们,只是远远地观望,距离产生美,距离给予理解。可是在伊斯坦布尔,我着实违背了自己的这一原则,打搅了他们,跟他们聊天,拍下了他们的面孔。其实每一张照片背后都可以写一个故事,文字有时候略显苍白,记忆却是丰富而立体的,所以我也就偷懒,不多码字了。

----------

照片有裁剪:

M6, summicron 35/2, Trix 400, Efka 25。

JackPOON:

剑桥有一种任何地方都没有的安详宁静、永恒的美。英国剑桥(Cambridge),摄于2012年6月。

剑桥比牛津小,但比牛津漂亮,是一个无可否认的大学城,但其吸引力绝不仅限于校园。优雅弯曲的小巷、布满苔藓的庭院、鲜花盛开的窗台,似乎是一个精雕细刻的完美整体,而且充满了生机和活力。

叽喳的旅行笔记:

对视——我的2012

起起落落、风风雨雨,
坦坦然然、冷冷静静,
以冷眼
或高蹈俯临
或旁观自观
思索、打量、切割
横看成岭侧观成峰。

Summer Bee:

2013年年末

大家都在总结这一年的作品

因为自知自己作品风格实在是相差太大

所以与其费尽心机放在一起

不如以另一个角度来总结

2013我走过的地方

以及对这些城市的重要交通工具的印象:)

每个城市都很爱

已经开始期待2014年 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旅程


感谢你们一年以来的陪伴 Love u all


张芮侨·LoFoTo:

喜欢一个人根本是藏不住的,就像日出日落,潮涨潮退,是那么自然的事情。喜欢你,所以忍不住牵起你的手,希望可以牵得久一点,再久一点。